广东揭阳公布2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详情:一个3岁一个8岁


4月4日早,国旗仪仗队从天安门走出准备升旗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宣传管理组长孙映莱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,政府正同有关专家就恢复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后,仅要求特定人群遵守防疫守则能否有效控制疫情等问题进行讨论,将根据讨论结果决定是否进入生活防疫。4月4日18:00(巴黎时间4月4日12:00),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、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,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、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。

4月4日早,北京长安街上,一栋建筑上的国旗也降了半旗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在张文宏看来,这种风险非常低,在干燥的环境里病毒存活的时间比较短暂,有时候是几个小时,有时候是一天,一般来说超过一两天就没有了,“你正好碰到被有病毒的人接触过又放回去,病毒还存活的概率微乎其微。”

天安门4次为重大伤亡降半旗 首次因公共卫生事件

4月4日早,北京天安门广场,等待升旗仪式的人们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直播现场有嘉宾提问:超市买的外包装是否有传播病毒的机率,如何避免?有没有必要喷一遍稀释酒精?

韩国政府原计划从4月6日起转入经济生活和防疫并行的“生活防疫”阶段,但近来多次暗示可能延长严守期。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表示,深知群众和社会所面临的压力,所以不会无限期地推迟重返日常生活的时间。但在全球疫情持续蔓延,境外输入和集体感染病例不断增加的情况下,唯恐过早放宽社交距离会导致疫情反弹。

对于是否需要用酒精去喷外包装?张文宏说,用酒精把外包装全部喷一遍蛮费的,但是非要去喷也没有意见,但是价值非常低。

张文宏介绍,在上海和武汉都没有这样去做(对外包装进行消毒),疫情都控制得挺好,所以大家都没有对此有担忧,“我个人收快递都是毫不犹豫地拆开,有一个建议就是把外包装拆开后扔掉,就可以解决担忧,处理掉之后洗个手就好了。”